• 主页 > 人文地理 >

    秘鲁马努国家公园内的马奇健格部落那些死后化身为美洲豹的村民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4-02 09:16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  秘鲁尤米巴托村的这只狗是被美洲豹咬死的,而马奇健格族村民相信这只美洲豹曾经是一个叫科内力欧的人。 PHOTOGRAPH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, NATIONAL GEOGRAPHIC

    马努的美洲豹,像是这只成年雄豹,必须和人类猎手竞争狩猎。它们有时甚至会猎杀人类小孩。 PHOTOGRAPH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, NATIONAL GEOGRAPHIC

    尤米巴托村的小孩带着锅子准备去做「马萨多」,这是一种树薯啤酒。马奇健格族人也使用许多种药用植物,有些会让人出现幻觉。 PHOTOGRAPH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, NATIONAL GEOGRAPHIC

    视频:亚马逊流域的人、植物与动物:秘鲁的马努国家公园不只是全世界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,也是许多人的家。马奇健格族原住民和其他部落,就生活在这片偏远而辽阔的雨林中。摄影师查理汉米尔顿詹姆士谈起前往公园沿途所碰到的挑战,以及拜访这个过去未曾接触外人、如今第一次感受现代化影响的村子与居民。

    据美国国家地理:秘鲁马努国家公园内的马奇健格部落传说,人老时若是走得很痛苦,死后或许会变成危险的生物。

    葛连薛帕看起来就像大多数在热带地区待了很多年的白人:英俊、但皮肤看起来却比双眼还沧桑。身为人类学家的他,和秘鲁亚马逊流域的马奇健格族原住民一起生活了将近30年,除了古铜肤色以外,他也学会了在碰到长时间耽误、不幸和意外时能保持平静的热带能力。他一直告诉我,顺其自然。

    我们搭着一艘装了马达的独木舟,一路慢行前往马奇健格族的塔亚柯美村——那里深藏在秘鲁马努国家公园的心脏地带,没有任何一条陆路可以抵达。

    马努河很浅,是巧克力牛奶的颜色。葛连腿上放了一大塑胶袋的古柯叶,我俩的嘴里都塞了一团。他还加了一点点名为洽美洛的甜味藤蔓、和一种名为普哥罗的植物烧成的灰一起嚼。这感觉像一杯很浓的咖啡,但是平和多了。

    葛连正在跟我说马奇健格族人的死亡故事。

    「有些人会直接走上天空。」他说。有一次他和整村人一起找一位老婆婆,找了好几个星期。她脱掉了所有的衣服,就这么消失不见了。他们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。

    不过,更麻烦的是那些变成美洲豹的人──豹人,你可以这样称呼他们。

    「有些老人家,」葛连说,「尤其是健康状态很糟的老人家,老迈又失禁──他们过世后,你要在他们的鼻子上放焦油,才能在他们变成美洲豹之前先把他们闷死。 」

    「普通的美洲豹大多会远离村庄,」他继续说。 「那种很凶猛残忍、会跑进村子去的,是豹人。这样的美洲豹通常年老又体型庞大,牙齿都磨秃了,变身成美洲豹叫做『梅塔甘锡』 ,这个词的意思其实是『长出毛皮』。那就是在他们身上发生的状况,先是发生在他们生病时的夜晚、然后就是在他们死掉以后。」

    普林斯顿男孩和来自马努的男人

    葛连对马努的几个主要村落了若指掌,就像他很熟悉自己维吉尼亚的家乡一样。他在念普林斯顿大学四年级时首度来到这里,研究药用植物。他在1987年11月抵达塔亚科美村,是个修长、严肃、苍白的19岁年轻人。

    他第一次待在村里的那段时日,遇见了科内力欧帕斯卡寇夏尼,当时科内力欧年约46。就像大部分塔亚科美村人一样,科内力欧是猎人、采集者,也是自耕自食的农夫。他最拿手的是凤梨。村子的范围很广,他就住在离村子中心最远的那间房子里。

    「他会从聚落走40分钟的路,带一串熟透透、香甜又多汁的凤梨给我。」葛连说。 「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凤梨。他有魔法。」

    两人很快就有了交情。几十年来,每当葛连回到塔亚柯美村,总会带把刀给科内力欧、或是带几个锅子给他太太。科内力欧则会带凤梨来,直到后来他体力太差,没办法继续照顾他的树为止。那时他就靠着雕刻木头让自己不要闲着。 「我家里有十几把他做的汤匙。」葛连说。

    「他真是最可爱的老人家了,永远笑容满面。他会唱一首很美的情歌。他不是疗愈萨满,但他晓得所有的爱情魔法。反正马奇健格人高深莫测,因为萨满绝对不会明说自己是萨满。」

    当科内力欧还年轻的时候,做了一件危险的事情。他吃了一种名为「卡维里尼」、会引起幻觉的植物,好让自己变成更厉害的猎人、并与猎物的守护灵连结。马奇健格族人大多都会服用幻觉植物,但多半不会使用卡维里尼,因为这种植物引起的痉挛和幻觉太强烈了。马奇健格人相信卡维里尼是美洲豹送给人类的。用西方的话来说,服用这种植物是魔鬼的交易:你会变成更棒的猎人,但等你老死的时候,就可能会变成美洲豹。

    寝不安枕,有蝠相伴

    当我们抵达塔亚柯美村的时候,船夫助手贾维耶跳进浅浅的水中,把船绑在树上。河岸陡峭,还有滑不溜丢的红色泥浆。我们带着所有的装备下了船,挣扎着爬上河岸、踏入森林小径,最后终于走到一处林间空地。站在这处林间空地的男孩,带着一把小孩尺寸的弓和装着黑色羽毛的箭。马努国家公园里禁止用枪,这里的每个人都是用弓箭狩猎的。

    男孩名叫达尔芬,身为第一个迎接我们的人,他得以告诉我们当地的新闻,而对马奇建格族人而言,一定是用最近谁死了来打开话匣子。他们的标准问候语意思其实就是「你妈还活着吗?」

   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葛连才知道科内力欧死了。

    达尔芬泰然地摆了几个姿势给我们拍照,然后我们就拖着装备走上前往公屋的小径。公屋是上面搭了茅草屋顶的几根柱子,长度将近八公尺,是我们要扎营的地方。他说,如果整夜都开着太阳能灯,蝙蝠就不会来吵我们。地面上溅着硬掉的鸟屎。

    村里的人过来看我们,聊聊天。葛连帮我翻译。科内力欧的故事可多了。

    葛连上次看到他的时候,他在晚上变成美洲豹已经好几个月了。 「他真的很难过,非常担心可能会咬死自己的孙子。」葛连说。 「他吃得很少。很多老人家会没胃口,因为晚上变成美洲豹的时候会吃东西。」不过有人送了科内力欧一些蜂蜜,他认为这或许可以把他治好,因为蜂蜜会取代并中和美洲豹喝下的血。葛连上次离开的时候,他的精神很不错。

    吃过晚餐之后,葛连和贾维耶面对面蹲着,用特殊的烟斗把烟草喷进彼此的鼻腔里。这种烟草很烈,他们眼泪都流出来了。葛连看起来有点头昏脑胀,他早早就上床去,在明亮的灯光下睡着了。

    第二天葛连觉得非常不舒服。我怀疑他烟草抽过量了,不然就是在哀悼科内力欧。

    好几个月以后,等他回到巴西的家,他才会知道那天晚上他的盲肠可能破了。当医生切除受感染的盲肠时,这个器官已经肿得和葡萄柚一样大。他竟然能带着肿成这样的盲肠四处乱跑了好几个月而没有挂掉,让他的医生瞠目结舌。

    一箭穿心

    葛连休息的时候,我和厨子奥兰多与船的驾驶潘裘一起去拜见村中族长,雷纳多潘尼亚丁皮亚多。他就住在科内力欧以前开垦的空地上,因为他和康内利诺的女儿派翠西亚结婚了。我们在丛林里走了45分钟才到那个地方。雷纳多和他岳母正在为一栋建筑编织新的棕榈叶屋顶。一只宠物蜘蛛猴在附近的阳光下打瞌睡。

    科内力欧的遗孀,乌莎比雅艾苏索梅秋西娜莉个子娇小、有双大耳朵,看起来心情很不好。我们没有人真的会说马奇健格语,但还是设法传达了葛连薛帕人不舒服,留在帐棚里。雷纳多说他会过去看看。

    没多久之后他就到了公屋。他穿着萤光黄的足球衫、格子短裤,戴着卡西欧夜光表,还反戴了一顶上面写着RENIC的棒球帽——那是签发身分证明文件的秘鲁政府机构的名称缩写。

    他和葛连聊科内力欧的事聊了很久。蜂蜜是起了一点作用,但维持不了多久,雷纳多说,后来科内力欧又开始长出毛皮。他死时变成很大只的美洲豹,跑到尤米巴托村去了,那是上游处距离最近的有规模村落。

    几天之后我们也到了尤米巴托村。我们在那边听说,科内力欧变成的美洲豹咬死了八只狗和不知多少只鸡。有时还会埋伏在诊所下面,逼得医护人员只好带着砍刀出门。有个名叫瑟尔沙的猎人告诉我们,他在常有人看到那只美洲豹的小径上设了掩蔽处,等到美洲豹靠近,就一箭射穿了它的心脏。

    瑟尔沙瘦小又爱笑,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可以一箭射穿美洲豹心脏的人。不过马奇健格族许多最棒的猎手都害羞又瘦小。他们从来不自夸。

    瑟尔沙说他和其他村民把美洲豹的尸体烧掉了,这样科内力欧的灵魂才不会再回来。

    放手的方式

    在我们返回下游的路上,葛连和我又去看科内力欧的遗孀乌莎比雅。她还在弄那个棕榈叶屋顶。葛连问她,能不能要一件她丈夫的木雕作纪念。她说科内力欧死的时候,她把他所有的东西都烧掉了,因为她会怕那些东西。她看起来很抱歉,因为没有东西可以给他。葛连似乎很不愿意离开她。

    我们第一次去塔亚科美村的时候,对于马奇建格族人相信有豹人这件事,葛连给了我一个人类学上的解释。

    对马奇建格族人而言,哀悼或怀念死者是很危险的。有些老人会直接走进森林或天空,免得麻烦家人。而会变身美洲豹的则是其他人——有些老人在生命最后阶段会变成家人的负担,照顾他们的家人在他们过世后会觉得松了一口气、却又因此而觉得有罪恶感。

    如果老人家死后变成美洲豹,你就比较不会因为希望他死掉而觉得矛盾。而这种转变也符合平常观察到的实际情况:出没马奇健格村落找食物的通常都是老美洲豹。

    不过,葛连说起话来,还是常常一副他真的相信科内力欧变成了美洲豹的样子。许久之后,等我们都结束了那趟旅程,我向他问起这件事。

    「亚马逊是个很大很大的地方,大到这些神秘事件可以继续存在。」他说。 「说不定都是真的啊。」






    上一篇:印尼苏拉威西岛托拉雅族人的赶尸习俗:每年8月开棺挖坟将亲人遗体挖出
    下一篇:在秘鲁马努国家公园狩猎猴子

    热文排行

    24小时 一周 一月
    诚信彩